高温轴承

型号查询 X

SIAIF轴承
全部类型
耐高温推力球轴承
 品牌筛选

九成净利润拿去分红万达轴承IPO实控人年近八旬

  “谁跑得快谁就能生存。”这是徐群生投身实业数十年获得的启示,也是他希望带给万达轴承(873843.NQ)的“生存之道”。在带领万达轴承冲刺北交所的路上,今年78岁的徐群生也做到了“快人一步”。

  11月6日万达轴承(873843.NQ)公告停牌,成为直联审核机制实施以来,获北交所受理的首家转板企业。以往的规则里,转板企业要挂牌满12个月才能申报IPO,而新规下,今年1月份才挂牌新三板的万达轴承,有望在挂牌满一年时实现北交所上市。

  此次IPO,万达轴承拟募集资金3亿元,2.6亿元用于工业车辆专用轴承建设项目、智能装备特种轴承研制及产业化项目,4000万元用于补流资金,占比13.33%。

  IPO前,2023年4月万达轴承还进行了一次定向发行,募集资金3400万元,全部用于支付供应商货款。

  万达轴承的前身国营如皋轴承厂建厂于1969年。1996年,当时51岁的徐群生接手了负债累累、濒临破产的国营如皋轴承厂,经营5年,徐群生改制,联合吉祝安、保永年、顾勤、陈宝国、吴来林等35名自然人共同出资设立了万达有限。

  万达有限设立后积极谋求海外市场,2006年吸纳到外资股东爱克赛路的注资35万美元,对应持股票比例28%。10年合作期满,2017年爱克赛路将28%的股权,按约定以0对价转让给原35名自然人股东并退出,万达有限变更为内资企业。此时,万达有限的第一大股东为徐群生,持股票比例11.33%。吉祝安持股9.44%,陈宝国、吴来林、保永年、顾勤分别持股7.55%。

  随后的增资和股权转让中,徐群生的直接持股比例会降低,但通过安排长子徐飞、次子的入股,递表北交所时,徐群生父子三人在万达轴承的最终受益股份为22.46%。

  乐居财经《预审IPO》通过梳理公开信息以及公告大致还原了父子三人扩大持股的过程。

  最早是2004年万达有限拟引入徐飞、任春生、吴晓丽、陆建国、杨欣立、谢开如为新增股东,2006-2008年期间上述6名自然人通过现金方式向支付了增资款项,但因为当时处于拟设立中外合作企业的阶段,不便对股权结构可以进行调整,未能及时办理工商变更登记,这部分股权直到2020年12月才通过增资和股权转让还原。还原之后万达有限的股东人数从设立时的35人变为38人。

  接下来,上述38位自然人股东以合伙人的方式成立控股平台万达管理,除了保永年的股份后来转给其子保持,剩下37名股东一直未发生变更。徐群生和徐飞同时成为万达管理的股东。

  2021年8月,万达管理以货币资金形式认购万达有限增发的1184.25万元注册资本,本次增资完成后,万达管理持有万达有限51.62%的股份,此时徐群生和徐飞分别直接持股5.23%、0.87%,还通过万达管理间接持股,还不是股东。

  本次增资完成后,万达有限整体变更为股份有限公司,随后曲线月,以持有的力达轴承100%股权作价2063.98万元认购万达轴承增发的119.95万股股份,认购价格为17.21元/股。认购完成后徐群生、、徐飞分别直接持有万达轴承4.97%、4.97 %、0.83%的股份。

  公开资料显示,力达轴承成立于2022年1月,注册资本500万元,成立仅2个月,甚至还没实际开展业务,就以4倍溢价价值取得万达轴承股权。目前,为力达轴承总经理,间接持有力达轴承4.79%的股份。

  几乎与入股的同时,员工持股平台万力科创,以1元/股价格,认购了91.0117万股新增股份。万力科创是徐群生对22名员工做股权激励而成立的平台,这样的安排可以让普通员工共享公司的上市福利,本次股权激励计划的锁定期为5年,不过让人在意的是,徐飞作为普通合伙,占有50.41%的出资额,换言之,徐群生还是将大部分的激励给了儿子。

  本次增资后,万达轴承共有2位机构股东和39位自然人股东,万达管理和万力科创分别持股47.27%、3.63%;徐群生、直接持股4.79%,徐飞持股0.80%。同时徐群生、分别持有万达管理21.60%和2.16%的股份。不过高中学历的未进董事会。

  时间来到2023年1月,万达轴承实现新三板挂牌,6月14日调入创新层。随着北交所优化上市政策,万达轴承成为首家挂牌未满1年而申报上市的企业,此时徐群生已经78岁。

  新三板短暂的挂牌期间,万达轴承进行过一次定向发行,56位自然人股东以20元/股的价格认购1,700,003股新增股份,募集3400万元用于支付供应商货款,本次定增5月19日完成挂牌。

  定增后徐群生和徐飞直接持股票比例均有所扩大。截至2023年6月30日,万达轴承由徐群生、徐飞、父子直接持股11.21%,穿透后在万达轴承的最终受益股份为22.46%。三人通过万达管理、万力科创间接控制47.67%表决权,合计控制58.88%表决权,按本次发行新股891.7374万股计算,发行后三人控制的表决权比例降至44.16%。

  股权穿透后,万达轴承持股5%以上的股东还包括副董事长吉祝安,董事、副总经理陈宝国、顾勤,董事、首席财务官、董事会秘书吴来林,四人分别持股9.10%、7.28%、7.28%、7.28%,而且均为徐群生在国营如皋轴承厂的同事。万达轴承董监高人员中,有8位曾在国营如皋轴承厂工作。

  乐居财经《预审IPO》注意到,2020年和2021年,万达轴承曾进行了6次分红。2020年1月16日,向股东现金分红478.02万元;2020年2月现金分红100万元;2020年12月现金分红88.28万元;2021年1月现金分红333万元;2021年8月现金分红6660万元,2021年8月现金分红1665万元,累计9324.3万元。其中2021年累计分红8658万元,是当期9498.59万元净利润的9成左右。

  财务多个方面数据显示,2021年是万达轴承营利双双大增的一年,进行分红回报股东似乎合理,但仔细看,其业绩含金量却很低,非经常性损益净额占归母净利润的比例达55.06%。

  2021年万达轴承实现归母净利润9498.59万元,同期扣非净利润仅4268.83万元,两者相差5229.76万元。万达轴承表示,公司非经常性损益金额相比2020年大幅度的增加,主要系公司老厂房处置损益和万达管理增资计提股份支付的影响。其非经常性损益包括非流动性资产处置损益8092.81万元,政府救助103.78万元,公允值变动收益326.24万元等等。

  而在2023年半年报发布之后,万达轴承再次发布了分红预案。以截至2023年6月30日,万达轴承未分配利润为1.40亿元利润,向全体股东每10股派发现金红利10元(含税),预计派发现金红利2675.21万元,徐群生父子三人可分得600万元左右。

  万达轴承是国内最早一批开始叉车轴承专业生产的企业,主营业务为叉车轴承及回转支承的研发、生产和销售,基本的产品为叉车轴承和回转支承,其中叉车轴承作为基本的产品,常年贡献着90%以上的营收,是万达轴承的主要收入和利润来源。

  其叉车轴承产品分为主滚轮、侧滚轮、链轮、复合轴承、复合轴承组件。2020年-2022年及2023年上半年,叉车轴承的出售的收益分别为2.38亿元、3.21亿元、3.08亿元、1.53亿元,占当期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93.30%、92.10%、92.67%、91.47%。

  叉车轴承下游应用领域主要是叉车行业,由于叉车下业需求较为分散,包括制造业、物流搬运、交通运输、仓储、邮政、批发零售、出租等行业,所以叉车市场景气程度的波动受下游单个行业的影响相对较小,而是与宏观经济景气程度紧密相关。

  万达轴承的主要客户为安徽合力、杭叉集团、中国龙工、丰田叉车、凯傲集团等境内外叉车龙头企业,2020年-2022年及2023年上半年,万达轴承营业收入分别是26145.34万元、35437.30万元、33847.71万元、17030.50万元,2021年、2022年同比分别增长35.54%、-4.49%;同期,归母净利润分别为1705.39万元、9498.59万元、4345.04万元、2546.59万元,2021年、2022年同比增长456.97%、-54.26%。

  受宏观经济因素影响,2022年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同比均有下滑,进入2023年,万达轴承的增长依旧乏力。上半年营业收入同比下滑5.74%,净利润同比下滑0.38%。

  报告期内,万达轴承应收账款账面价值分别为5573.41万元、7469.06万元、6597.42万元、7730.61万元,占资产总额的占比分别是13.24%、13.82%、11.23%、14.01%,未来随着公司经营规模持续增长,应收账款余额可能维持在较高水平。

  公司存货账面价值分别为5176.16万元、8304.52万元、1.12亿元、1.13亿元,占资产总额占比分别是12.30%、15.36%、19.05%、20.43%,随公司经营规模扩大,存货金额整体呈上涨的趋势。